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女性

阅读•名著︱《红楼梦》第三十四回赏读(三)


在前面两个部分,我们先后谈了“探病”和“探心”,说的是宝玉挨打之后,一干人等纷纷探望宝玉病情的情况和王夫人与袭人之间的谈心、交心与托付。

 

在第三十四回中,还有另外两个看点,那就是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探情”,薛宝钗、薛姨妈和薛蟠母子三人之间就宝玉挨打的“探因”。这两点,正是本回回目中所说到的“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这一部分,我们就来说说这两点。

 

一、“探情”——“心有灵犀一点通”


有感于林黛玉探望贾宝玉病情时伤心欲绝的表现和埋藏于心底的真情流露,贾宝玉在袭人从王夫人处应询回来后,“因心下惦着黛玉,要打发人去,只是怕袭人拦阻。便设法先使人往宝钗那里去借书。”

 

由此可以看出,贾宝玉对于林黛玉对他的感情是有所领悟和感受的。因为王熙凤的到来,林黛玉不想让她看见脸上的泪痕和伤心的表情而匆忙从后院子溜走。先时宝玉还不解为何黛玉“好好的怎么怕起他来了”“黛玉急得跺脚,悄悄的说到:‘你瞧瞧我的眼睛!又该他们拿咱们取笑儿了。’”宝玉方才明白其中原委。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林黛玉说出要避开王熙凤的原因。一是“我的眼睛”“肿的桃儿一般”。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说明宝玉挨打受伤,黛玉是感同身受的,她在宝玉面前虽然只是无声的啜泣,但是却更能体现和表达对宝玉的那份真感情。不是表面上的咋咋呼呼,也不是花里胡哨的甜言蜜语。劝的话也只有一句话:你可都改了吧

 

二是黛玉说的后半句话——“又该他们拿咱们取笑儿了”。这的“字,是有缘故的。《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中, 同样是在大家探望因被蜡烛烫伤了脸的贾宝玉的场合。王熙凤说到前日打发人送了两瓶茶叶给林黛玉,问她感觉好不好,林黛玉说“我吃着却好”,王熙凤说还叫人送给林黛玉,并说“明日还有一事求你”。

 

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一点子茶叶,就使唤起人来了。”熙凤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儿?众人都大笑起来。黛玉涨红了脸,回过头去,一声儿不言语。……

 

关于吃茶与婚姻的关系,这里不赘述。王熙凤就是利用了这二者之间的联系,打趣了一下林黛玉。但在林黛玉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宝钗所夸赞的“诙谐”,而是“贫嘴贱舌”。当然,这跟林黛玉的性格和矜持有关系,觉得他们是在取笑。所以,才说出上述的话来。


 

在称谓上,林黛玉在这里使用了第三人称(他们)和第一人称(咱们)的复数形式。前者的“他们”,包括了王熙凤、薛宝钗、李纨等在内的一帮在场的人;后者的“咱们”,指的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了。“他们”与“咱们”,自然地划了一条线,暗示宝玉和黛玉自己是一个战壕的了,其间的深意不言而喻。再者,“拿咱们取笑”,可以说明,林黛玉与贾宝玉是心心相惜,心灵相通的;两人互相引为知己,对他们由朦胧恋情走向爱情婚姻是有所期待,也是有一定信心的。

 

还有,“取笑”一词,也可说明宝黛二人的感情秘密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他们”一干人等所知晓或默认的。否则,旁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地把两个毫不相干的男女放在一起拿感情说事“取笑”的。所谓“无风不起浪”者是也。

 

另外,需要注意林黛玉说出这句话来的勇气和用意。如果不是对与宝玉的感情有足够的感觉和把握,精明、敏感如林黛玉者,是断然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到了第三十四回,随着小说的进展,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感情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即使在外人看来,他们二人的结合也似乎是时间迟早和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这个暂且按下不表。

 

为了回馈林黛玉的真情、柔情,贾宝玉想到要派人去传递和表达一下心意。他想法支走了担心拦阻他的袭人,“便命晴雯来,吩咐道:‘你到林姑娘那里,看他做什么呢。他要问我,只说我好了。’”因为林黛玉“探病”时,王熙凤来得突然,林黛玉跟贾宝玉没有很好交流与沟通,没有来得及互诉衷肠。黛玉的表情、表现,宝玉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看懂和领会到了林黛玉对他的一片真情、满腔柔情,是发自内心的痛惜与难过。这是只有真正相爱深切的恋人间才会有的情况。


 

当晴雯提出“白眉赤眼儿的”去林黛玉那里,觉得不像件事,转而建议“或是送件东西,或是取件东西”而好搭讪的时候,“宝玉想了一想,便伸手拿了两条旧绢子,撂与晴雯”,“晴雯道:‘这又奇了,他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绢子?他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不料,宝玉却说:“你放心,他自然知道。”

 

晴雯拿了宝玉给她的两条旧绢子来到林黛玉处,回答黛玉“做什么”的问话说:“二爷叫给姑娘送绢子来了。”“黛玉听了,心中发闷,暗想:‘做什么送绢子来给我?’”便对晴雯说:“这绢子是谁送他的?必定是好的,叫他留着送别人罢,我这会子不用这个。”“晴雯笑道:‘不是新的,就是家常旧的。’”“黛玉听了,越发闷住了。细心揣度,一时方大悟过来,连忙说:‘放下,去吧。’”

 

各位看官请注意:黛玉先是不明白宝玉派晴雯送绢子给她做什么,继而以为是谁送给宝玉的新绢子而不想要,(这不禁令人想起第十六回中,宝玉“将北静王所赠苓香串珍重取出来转送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遂掷还不取。”)待知晓只是宝玉“家常旧的”后“越发闷住了”。她“细心揣度”一会后,才明白宝玉的良苦用心和真情回馈。当黛玉“体贴出绢子的意思来”后,心里可谓五味杂陈

 

“宝玉能领会我这一番心意,又令我可喜。我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可能如意不能,又令我可悲。要不是这个意思,忽然好好的送两块帕子来,竟又令我可笑了。再想到私相传递,又觉可惧。他既如此,我却每每烦恼伤心,反觉可愧。”


 

在这里,黛玉觉得宝玉领会了自己的心思,明白了宝玉对她的真情。两块旧帕子,探出了宝黛之间的真意、真情。这也更加证明黛玉探病,在宝玉面前的言行是“本色表现”,而不是“夸张表演”;黛玉红肿的眼睛和无声的啜泣,不是要有意取悦宝玉,而是内心认同、感同身受的自然反应。

 

至此,黛玉的本色探病——真情流露宝玉的旧帕探情——爱意表达,两人彼此认同、接受,心领神会,完成了宝黛二人从朦胧恋情到视为知己(“知心爱人”)转化的心路历程。在故事情节上,起到了“瞻前顾后”,承上启下的作用。

 

正是充分领会了宝玉的用心和真情,黛玉“左思右想”,“五内沸然”,“由不得馀意缠绵”“研墨蘸笔,便向那两块旧帕上”写下了三首绝句。一个是爱情的信物,一个是爱情的宣言。联想到后来二人的悲剧,这里的一个“二”,一个“三”,是不是让各位看官联想到《诗经·卫风·氓》里的句子: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一叹!

 

无声的哭泣,常用的绢子。探病,探情。心有灵犀,真意真情。宝黛情感有升华,人生得知己。至此,全书关于宝黛爱情的演进与表达有了一个明确的标识。

 

需要说明的是,第三十四回中,宝玉送给黛玉两块旧帕。黛玉深感其情,在两块旧帕上题写了三首绝句。而到了第九十七回里,黛玉得知宝玉跟宝钗即将成婚后,万念俱灰,失望之极,将“那块题诗的旧帕”和“那诗稿”一起亲手焚烧。


这两处在数量上有些出入,这个细节,是不是也可以说明《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分别由不同的作者所完成呢,留待方家探究、考证。

 

二、“探因”——“怕得鱼惊不应人”


第三十四回最后一个看点,就是薛家母子三人究宝玉挨打原,间接导出薛宝钗跟贾宝玉的感情问题,为宝玉、黛玉、宝钗“三角关系”的描写作了一个很好的铺陈与蓄势。我们来看看本回最后是如何由探究宝玉挨打原因,引出宝钗与宝玉之间的感情话题的。

 


关于宝玉挨打的原因,“宝钗素知薛蟠情性,心中已有一半疑是薛蟠挑唆了人来告宝玉了,谁知又听袭人说出来,越发信了。”“其实这一次却不是他干的,竟被人生生的把个罪名坐定。”

 

而薛蟠呢,在自己的妹妹和母亲都认为宝玉挨打是因他而起,而且还为此说了一番劝诫的话后,一面嚷着要把“编派”他的人的牙敲掉,一面说是要去把宝玉打死了,替他偿命,免得自己背黑锅。

 

这段关于薛蟠被冤的描写十分生动,不论是薛蟠的举动表情,还是话语,例如:“早已急得乱跳,赌神发誓的分辩。”“一面找起一根门闩就跑”“薛蟠的眼急的铜铃一般”等等,既形象,又逼真,把一个性情爽直,心直口快的“呆霸王”无辜“蒙冤”后急欲洗脱“罪责”的表现描写得活灵活现。

 

薛蟠的这一番话语,有两点值得留意和细品。一是通过薛蟠的口,间接证实宝玉跟琪官儿的关系。“你只会怨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呢?别说别的就拿前日琪官儿的事比给你们听:那琪官儿我们见了十来次,他并没有和我说一句亲热话,怎么前儿他见了,连姓名还不知道,就把汗巾子给他?难道这也是我说的不成?”

 

二是通过薛蟠的口,侧面导出宝钗跟宝玉的关系。因为妹妹宝钗说他“是个不防头的人”,从而疑心妹妹薛宝钗有意袒护贾宝玉,薛蟠随口就说了这么一段话:“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妈和我讲,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曹雪芹花了这么大篇幅,用了这么生动的描写,不是单纯为一个“坏人”蒙受不白之冤“平反”,实在是有更深意义在的。

 

宝玉挨打的原因,小说中写到的大体有三点,其中之一就是跟忠顺王府戏子琪官儿——蒋玉菡的事。曹雪芹正是通过薛蟠之口,间接证实了这一点。通过薛蟠之口,也反映出贾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事情还不止这一桩,我们从薛蟠“别说别的,就拿前日琪官儿的事比给你们听”一句就可以明白。


 

一般认为,《红楼梦》的两条主线,一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爱情婚姻悲剧,一是贾府(或曰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由盛转衰的演进过程。就宝、黛、钗“三角”关系看,第三十四回,作者在明、暗或者显、隐两方面作了较好的叙述与表达,手法高超,不愧大家。

 

本回中,由“探病”,正面写了黛玉与宝钗两人不同的行事风格与个性特点。由“探心”,侧面写了贾宝玉跟林黛玉、薛宝钗等之间的亲密关系。

 

 “探情”明写、详写宝玉跟黛玉两人之间日益成长和加深的那份“情”——感情。这份情,是无声的啜泣和红肿的眼睛,是收到宝玉旧帕后情动于衷而题写其上的诗章。

 

探因”,暗写、略写宝钗对宝玉的那颗“心”——心思。这颗心,是高调的探视和“娇羞”的表情,是被哥哥薛蟠说破后的“气忿”和“哭泣”。

 

第三十四回,是《红楼梦》全书中描写宝、黛、钗关系的一个重要节点。在故事情节推进上,承上启下,“瞻前顾后”,是三人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章节。在人物形象塑造上,本回也是可圈可点。不同人物的语言、动作、表情、心理等,作者的描写各尽其妙,体现出各自鲜明、独特的性格,正如恩格斯在《致玛·哈克奈斯》的信中所说的“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探病,探心,探情,探因。围绕文本,围绕人物语言和动作描写,我们对《红楼梦》第三十四回作了初浅的解读与赏析。窥一斑而知全豹。我们不仅要学习、掌握赏析文学作品的路径与方法,读懂弄通文本的真实意图和深层意味,还要在名著导读和相关训练中,学习如何抓住重点句段和关键词语,锻炼和提升阅读理解能力。


根据本人2018年12月16日在深圳市龙岗区图书馆“龙图书院——龙岗大讲堂”所作讲座部分内容整理。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阅读•名著︱《红楼梦》第三十四回赏读(一)

阅读•名著︱《红楼梦》第三十四回赏读(二)

阅读•讲座︱阅读能力是如何炼成的(一)

阅读•讲座︱阅读能力是如何炼成的(二)

阅读•讲座︱高效阅读,该从何处入手

阅读•经典|中国古典诗词,如何欣赏她的“美”



长按二维码——“识别二维码”

一键关注,支持原创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