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历史

何多苓艺术作品全集出炉,震撼而伤感!


何多苓

1948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的代表,“伤痕美术”代表人物。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研究生班,现居成都。20世纪80年代初,何多苓即以《春风已经苏醒》《青春》等作品轰动一时。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铜奖,第七届全国美展铜奖,第22届蒙特卡洛国际艺术大奖赛摩纳哥政府奖。


作品曾入选1982年巴黎春季沙龙,以及1986年在日本举办的亚洲美展。何多苓还曾在国内外多次举办个展,1994年参加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展,1996年参加上海美术双年展。作品为中国美术馆、福冈美术馆等海内外艺术机构和收藏家收藏。





1988 偷走的孩子


1992 《今夕何夕》




我喜欢呆在角落里,

不想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

也不要成为明星

我在上世纪80年代被大家关注,

到了90年代几乎快消失了,

但我觉得日子过得一直很好

1977何多苓(左二)入四川美术学院


我还是我

如果哪天又没人关注了

对于我来讲也没关系

——画家又不是演员

还是在幕后好

不要跳到前面来


何多苓

肖全摄影作品《我们这一代》





兔子奥菲利亚, 布面油画 150×200cm



作为男性画家,

我对画男性没什么感觉。

女性不管是形象、肢体语言、表情,

都具有无限的复杂性。

我在画她们时候,

能得到巨大的满足。

我想站在中性的角度来客观表达,

而不是男性欣赏角度。





惜春, 布面油画, 200 x 150 cm, 2013

沉睡的美人鱼, 布面油画, 150×200cm, 2010








多功能起居室


工作室的大门总是开着的




我是借助了中国传统仕女画

的一些构图模式,画出一些新的东西。

传统仕女画在中国画中

不是最成功的画种,

人物形象千篇一律,

不像花鸟或山水画。





后来我反复看明代唐寅画的仕女画,

有一些构图模式,还是值得汲取的。

他画的女性处于精神性的状态,

例如在观察一个石头、一棵树,

或者在体验季节的变化。

在当代社会中,这种精神性可能是一个非主流的状态,

因为当代人和自然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但我就想表达这种状态,

女性处在自然一个角落的环境里倾听,

被某种不可知的因素所惊扰。

我早期的画,有体积感、厚重,

现在没有那样的画,现在都尽可能压缩了,

相当于把镜头拉近了,画得很白,

被强光照射曝光过度后的效果。







我是根据她们自身形象的特点,

跟大的背景结合起来,

加强一些东西,削弱一些东西。

她的形象也像她们本人,

但跟本人又不一样。

我认为不一定要升华,

模特本身就很好。

我还是有一种对自然形象完美的崇拜感。





对我来说,女性人体也是肖像。

在我看来,

人体和着衣没有太大的区别,本身都是肖像。

我画人体的时候,跟我画静物的时候,

是差不多的,她就是光影的媒介,

画出来就是这样的。


当代女性,

尤其是年轻的80后、90后的孩子,

非常自我中心,并且自信,

让她们人体拍照片,都没什么感觉。

当然,那种惊奇、迷惘的一些女性特质,

还是存在。

这也是吸引我之所在。



我画画的风格,不是刻意的,

我大概不会画鲁本斯、安格尔

那种特别丰满的女性形象。

我画的都是很薄、很平面的那种,

皮肤的光泽,像光源一样,很轻。



视角也间接变了,很奇怪,

原来画肖像的时候,眼光要直射,

现在不太注意这方面,自然而然的变化。

模特看着观众的时候,是传统的画法,

直面模特的内心世界。

但现在模特的眼光,不知看什么地方,

若有所思的世界,更客观一点。



像中国的春宫图,我也画过,当代的春宫图,我画出来,还是情色而不是色情的,可能和审美趣味有关。就像电影中床戏的自然流露和色情片的差别。


我画的时候,我会自然虚掉某些身体部位,没有把它作为强调。所以最后就变成,脸很丰满,但身体是个薄片了。我觉得脸还始终是个中心,身体的外棱廓也很重要。其他倒很容易一挥而就。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