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分析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南风窗官方微信公众号:南风窗(SouthReviews)

国会批准的预算必须专款专用,这一点对特朗普的约束已经显现出来。特朗普扩张总统权力的冲动前所未有,但国会约束总统权力的意愿,可能也会前所未有。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2019年1月起,特朗普这届总统任期就进入了“下半场”。原本按照美国政治的传统,新任总统执政的头两年属于磨合期,也是白宫新主人的“实习期”,进入第三年,执政风格、内政外交才开始初现轮廓。但这个传统对特朗普没有解释力。

特朗普的执政不存在磨合期,只有摩擦期,而且在“下半场”还会继续。特朗普也没有“实习期”,从入主白宫第一天起,他就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彰显自己白宫主人身份的机会。特朗普的特立独行,所引发的权斗已经波及美国政治体制本身。

“社会动荡对特朗普政权来说不是麻烦,而是资源。特朗普不会压制它,而是会张扬它。”美国《大西洋月刊》资深编辑大卫·弗洛姆,在2017年3月作出了这样的预判。特朗普头两年的执政经历,验证了这个“神预测”。

一年内三次政府关门的现象,上一次还要追溯到40年前的卡特政府时期。两年内核心团队几乎悉数换人,二战以来也不多见。这一切都可以归因于特朗普对“动荡”的理解与利用。“下半场”以混乱开局,已是铁定的事实。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美国联邦政府圣诞节前“停摆”。

混乱开局

“现在每天都有一场特朗普战争。”特朗普让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前走人后,《纽约时报》这样感叹道。这篇社论称,特朗普前两年任期内一直在和自己的政府交战,他认为身边的人都是笨蛋。

但马蒂斯绝对不是“笨蛋”,他是特朗普内阁中,受认可度最高的高官之一。当初特朗普对马蒂斯的任职提名,在参议院过投票表决关时,赞成票是81票(反对票17票),受认可度仅次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82票对14票)。马蒂斯的离开,不会只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与两位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麦克马斯特)、前国务卿(蒂勒森)等高官离开白宫不同,马蒂斯的“被辞职”引发了震动,也是截至目前唯一一位能给特朗普造成杀伤的高层人事变动。马蒂斯的军界同行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将军说,马蒂斯这样的领导者离开,应该让美国人警惕。

马蒂斯离职的导火索,是特朗普以基本打败“伊斯兰国”为由,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目前驻叙美军约2000人)。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 报道,马蒂斯辞职信公开当天,参议院数名共和党议员与副总统彭斯举行闭门会,表达担心:撤军或许现在得到总统的政治基本盘的喝彩,但却会给他在政治上带来伤害。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表示:“我认为美国有必要维护和强化两党精心建立的战后同盟体系……所以,我对马蒂斯国防部长离开政府感到失望。”马蒂斯在辞职信中写道:“我一直坚信的一个核心信念是,我们国家的力量与我们独一无二和全面的联盟和伙伴关系的力量,是密不可分的。”

不难看出,在对外战略上,马蒂斯与麦康奈尔理念完全相合,都在维持美国政治建制派的对外战略。也正因为如此,马蒂斯被白宫外人士视为应对特朗普破坏性外交的“辟邪符”。而特朗普不等马蒂斯按计划在2019年2月底卸任,就带有羞辱性地提前要他走人,宣布国防部副部长沙纳汉1月1日起代理国防部长。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在向整个美国政治建制派开战。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2018年12月19日,《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国防官员消息称,特朗普政府计划立即从叙利亚撤军。这名官员说,美国将撤出全部部队,含2000多名军人,并结束针对“伊斯兰国”的长期地面行动。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前,没有与任何盟国商量,也未知会国会。浏览近期的媒体报道可以发现,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美军参联会主席邓福德(2019年即将退役,特朗普已提名其接任者)以及负责协调打击“伊斯兰国”行动的总统特使布雷特·麦格克(事后辞职,以示对撤军不满)在内的高官,都曾亲自或者通过发言人做出过美国不会撤军的明确表态。

也就是说,撤军决定是特朗普个人的即兴之作,没有考虑任何身边人的意见。在重大外交决策上,特朗普在挑战华盛顿传统的权力运作模式。

特朗普打破传统权力运作模式的另一案例,是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的离职。2017年7月凯利接任幕僚长时可谓临危受命,以结束白宫内乱为己任。这个被称为白宫大管家的职位,能安排总统见什么人,哪些人能获得接近总统的机会(凯利曾多次阻挠纳瓦罗、库什纳接近特朗普)。对于习惯“推特治国”的特朗普来说,白宫幕僚长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他能感受到的就是约束。

接替凯利的新任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曾批评凯利对特朗普“说不”太多。他表示会给特朗普更大的自由空间。

传统的权力运作不利于特朗普兑现政治承诺,结果可能就是出现更多的混乱。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根据美国的宪法,国会掌管“钱袋子”,行政部门的任何一笔花费,都必须得到国会的批准。为了兑现建墙承诺,特朗普要求国会额外拨款50亿美元。因为在参议院拿不到60张赞成票,特朗普不惜以政府部分关门相威胁。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影响更大的混乱,可能来自于特朗普对公权力的私用。他解雇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主要考虑,是塞申斯放任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没有做到“保护上司”。

美国商业内参网12月17日的一篇文章,对目前与特朗普直接和间接相关的司法调查做了一个统计,发现在所有17项调查中,穆勒牵头的占7项,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牵头的占4项;调查不只针对“通俄门”,还包括竞选期间民主党的邮件遭窃事件、中东政治献金、总统干扰司法等。特朗普之所以忌惮穆勒调查,是因为这些调查如果坐实,轻则造成政治伤害,重则可能引发弹劾。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美国“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

权斗加剧

塞申斯选择回避(不介入)穆勒调查,是因为这些调查很多涉及特朗普竞选期间的行为活动,而他本人曾是竞选班底相关人员,也与俄罗斯大使接触过。

特朗普新提名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则不存在这个问题。倘若巴尔解雇特别检察官穆勒和其他任何参与调查特朗普的检察官,既无关“程序正义”也不算越权。在老布什政府时期出任过司法部长的威廉·巴尔,曾通过解雇特别检察官叫停“伊朗门”调查(针对里根政府时期违规向伊朗出售武器)。特朗普提名威廉·巴尔“回锅”的用意,不言而喻。

2019年1月3日开张的新国会,不会对特朗普的这个用意视而不见。特朗普开除“护主不力”的塞申斯,虽有公权私用之嫌,但尚在游戏规则范围之内——他有这个权力。但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也可以在权力规则内“狙击”特朗普。

众议院监管委员会候任主席、民主党籍议员伊莱贾·卡明斯,曾给白宫发了50多封要求白宫解释政策行为的信,其中就包括为何解雇塞申斯。新国会开会后,这些信可能升级为传唤。卡明斯表示,新国会将在2019年1月传唤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已被判刑3年)。

众议院的民主党,几乎肯定会用宪法赋予的听证、传唤权,保护穆勒的调查。特朗普把这些调查认定为针对自己的“猎巫行为”,但民主党人(包括某些共和党人)却将此视为对美国民主、法治的捍卫。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谈到穆勒调查时对媒体称:“我们的国家处在关键的时刻,捍卫制度和民主的尊严是我们的责任。”穆勒调查还将持续多久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的“下半场”围绕此事的权斗只会更激烈。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2019年1月3日,美国新国会将开张。

双方都有权斗的资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18年12月1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美国人对国会民主党议员的信任度(48%)明显高于对特朗普(39%)。但佩洛西的受信任度(34%)比特朗普还低,这是她压制民主党内弹劾特朗普声音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民意。CNN的调查显示,主张应弹劾特朗普的民众(36%),明显少于反对弹劾的(55%)。而在2018年9月的类似民调中,赞成和反对弹劾的比例基本持平(48%对47%)。

权斗不只以民主、共和两党阵营划界。2018年12月19日,参议院阻止了一项通过立法保护穆勒调查的提案。这是参议院一个月内第三次阻止该提案,提案人是参议院共和党籍议员杰夫·弗雷克。他说,确保穆勒调查不受干扰,是确保民众对政府信任的关键。这个表态与佩洛西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弗雷克将在新国会开张后退休,但无疑他代表了共和党内反对(至少是约束)特朗普的声音。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谈到反对这个提案时说,他相信特朗普不会解雇穆勒。如果对特朗普的“相信”意味着政治风险,这位特朗普的政治盟友会不会考虑撤回支持?

2018年12月20日晚,在特朗普的催促下,众议院以217票对185票通过了包括57亿美元“建墙费”在内的预算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有8位共和党议员跟着民主党投了反对票。特朗普在新国会开张前,做了一次徒劳无功的努力。连部分共和党众议员都反对的这个法案,不可能跨越参议院60票支持的通过门槛(新的参议院中,共和党拥有53个席位)。持续到2019年1月3日的政府关门能否结束,不只是特朗普与民主党议员们之间的较量。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国内混乱,盟友恐惧,特朗普令西方世界面临悬崖。”英国《卫报》的一篇文章称,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以及他对如何使用美国力量缺乏了解,会导致一些小事升级为重大国际危机。《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写道,虽然总统有制定国家安全政策的巨大权力,但国会也能扮演角色,现在需要国会坚定地承担起责任。《卫报》的担忧、《纽约时报》的呼吁,触及了美国总统与国会的另一个“权斗点”——外交权力的分配。

从美国宪法文本看,国会的“外交权”要大于总统。宪法第一条规定的就是国会的权力,比如与外国缔结商贸条约、宣战权以及对军队的控制权等。总统在外交事务上的权力,出现在宪法第二条中。总统任命驻外大使、缔结国际条约等,都需要得到国会批准。

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国会的“外交权”被逐渐侵蚀。有人做过统计,美国现存已生效的国际条约中,有90%都绕开了国会,是以总统行政令的形式签署的。虽然这些国际条约性质上不属于美国法律,但却一直在维持着美国外交的运转。

宪法在形式上赋予国会更大的外交权,但现实让总统拥有行使外交权的天然优势。作为“个人”的总统,在处理外交事务的效率和执行力上,有着作为“团队”的国会所不可能具备的优势。

不过,国会的权力更多是处于休眠状态,绝非橡皮图章。关闭关塔那摩监狱,曾是奥巴马的竞选承诺之一,但直到他离开白宫也没能兑现这个承诺。原因有点“匪夷所思”——共和党掌控的国会不批准把关塔那摩监狱关押的囚犯转运到他处的经费。

国会批准的预算必须专款专用,这一点对特朗普的约束已经显现出来。特朗普扩张总统权力的冲动前所未有,但国会约束总统权力的意愿,可能也会前所未有。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连任优先

“他喜欢混乱,因为他觉得这可以给他带来更多关注。”在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马蒂斯提出辞职后,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对特朗普做出了这样的评价。帕内塔警告说,持续的混乱对美国人来说意味着噩梦,“我们需要一位能做出正确决策,为国家创造稳定的总统”。

但特朗普对混乱的理解“异于常人”,权斗是他继续执政的“必修课”。进入执政“下半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会悄然转向“连任优先”(Reelection First)。

特朗普或许是美国历史上连任欲望最强烈的总统。入主白宫没几天,他的政策团队就开始为2020年连任竞选募集资金。根据2018年10月16日CNN的一篇报道,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宣布,过去3个月募集到了1800万美元竞选资金,总额已达1.06亿美元。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在相同时间里募集到的竞选资金分别是320万美元和400万美元。也就是说,特朗普募集到的竞选资金分别是小布什的32倍、奥巴马的27倍。

只要不觉得美国的“金钱政治”是个笑话,就不能对特朗普成功连任的前景嗤之以鼻。在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厮杀还未开始的局面下,无论有多少美国人不待见特朗普,事实是他已经确立了明显的竞选资金优势。

特朗普的下半场:混乱和权斗

虽然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令共和党失去了众议院的掌控权,但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依然是个岿然不动的存在——继续稳定在40%上下,与他2016年大选中击败希拉里时的选民票得票率(46%)相比,并无大幅下滑。换句话说,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没有呈现明显劣势。

更为关键的是,特朗普的连任欲望,已经转化成了竞选的组织优势。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 报道,中期选举后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开始筹组一个名为“特朗普胜选”(Trump Victory)的组织。这个组织把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与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整合为一个整体,以更高效、更具执行力的方式共同迎战2020年大选。

这样的安排,在美国竞选政治上是史无前例的。虽然共和党内有人批评这有把特朗普个人利益凌驾于共和党之上的嫌疑,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不以为然,称“这将创造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最高效、最统一的总统选举”。

作者 | 南风窗主笔雷墨 lzh@nfcmag.com

编辑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xyq@nfcmag.com

排版 | 执信

(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