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分析

楚汉相争的垓下古战场到底在灵璧还是固镇?

袁传璋/文(注:标题有变动)

楚汉相争的垓下古战场到底在灵璧还是固镇?

汉高祖五年,汉王刘邦与谋臣张良等策划并实施了第二次固陵之战,亦称陈下之战。此战汉军大胜,楚军实力折损殆半,从此失去对汉军大举反击之力。因此,近年有学者力主陈下之战即楚汉最后决战,垓下为陈下之地名,垓下之战是陈下之战的别称。

笔者以为,陈下之战并非楚汉的最后决战,而只是垓下决战的序幕。陈下之败使项王损兵折将,加之寿春沦陷,大司马周殷叛变投敌,陈城失去腹地,兵员补充、粮秣征收皆成问题。项王相时度势,选择东撤垓下,以利休整将士、恢复元气,或相机再战,或退保江东,于是才有了历史上著名的垓下之战。《史记》的《项羽本纪》、《高祖本纪》和《荆燕世家》,都明确著录楚汉最后决战发生在垓下。

楚汉相争的垓下古战场到底在灵璧还是固镇?

《中国历史地图集》标注的西汉时期垓下位置

楚汉最后决战发生在垓下。垓下又在哪里?其实汉魏文献早有答案。《史记·项羽本纪》:“屠城父,至垓下。”裴骃《史解集解》为“垓下”作注,先引徐广《史记音义》:“在沛之洨县。”又引李奇曰:“沛洨县聚邑名也。”司马贞《史记索隐》引张揖《三苍注》为“垓下”作注曰:“垓,堤名,在沛郡。”《集解》与《索隐》一致指出“垓下”的地望在沛郡洨县,垓下是聚邑而非城市。李奇、张揖、徐广作注的依据都来自班固《汉书·地理志》。

《汉书·地理志》:沛郡共领三十七县,其中有“洨”。“洨:侯国。垓下,高祖破项羽。莽曰育成。”《汉书·地理志》是正史地理志之祖,极具权威性。班固作《地理志》,注重郡、县的置废析并沿革,用简明文字注明原委。郡下所属各县,一般只记录县名。若系汉前所置,或王莽更名,则于县名下出小字“本注”说明沿革。如《地理志·淮阳国》首县为“陈”,班氏如此著录:“陈,故国,舜后胡公所封,为楚所灭。楚顷襄王自郢徙此。莽曰陈陵。”若县内有具历史意义的乡聚山川,也于县名下出小字“本注”点出。如《地理志》沛郡蕲县,班氏如此著录:“蕲:垂乡,高祖破黥布。都尉治。莽曰蕲城。”

班固于县名下所作本注已形成规范的体例。所谓“蕲:垂乡,高祖破黥布”,是说蕲县县域内有垂乡,高祖在那里打败黥布;并不是说蕲县县城就是垂乡。根据这个本注体例,可知“洨:垓下,高祖破项羽”,是说洨侯国境内有垓下,是高祖打败项羽之所;而绝不能解为洨城就是垓下,垓下就是洨城。若与《后汉书》对照,就更为明晰。《后汉书·郡国志》沛国领有二十一县,其中有“洨”,著录曰“洨,有垓下聚”,刘昭补注“高祖破项羽也”。可知洨是“城”,而垓下是“聚”。段玉裁《注》云:“按邑落,谓邑中村落。”段氏所说的“邑”义同于“县”。垓下是洨县县域内一个村落。

楚汉相争最后决战的垓下,《汉书·地理志》明确记载在沛郡洨县境内,汉魏六朝以迄初唐,800年中从无异说。异说最早出现在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张守节完成的《史记正义》。张在《史记·项羽本纪》“屠城父,至垓下”句后曰:“按:垓下是高冈绝岩,今犹高三四丈,其聚邑及堤在垓之侧,因取名焉。今在亳州真源县东十里,与老君庙相接。”《正义》此说得现代史家范文澜认可,故垓下为河南鹿邑县说在现代也有相当影响。

张守节《史记正义》凡遇古时地名大都引据初唐《括地志》,以唐时地名予以对释,但对“垓下”所作按语并未征引《括地志》,也未出具其他文献依据,显系张氏自出心裁。然而此项裁断颇有问题。

首先,此说与《汉书·地理志》“垓下”属沛郡洨国的权威记录背戾。亳州真源县秦汉时为苦县,秦楚之际属陈郡,东距沛郡的洨国四百余里,岂可牵合为一!又《汉书·地理志下》淮阳国领有苦县,班氏本注仅简注“莽曰赖陵”,不见境内有“垓下”踪影。

其次,张守节关于“垓下”的注释不能自圆其说。就在《项纪》“至垓下”的上文“刘贾军从寿春并行,屠城父”句下,《正义》云:“城父,亳州县也。屠谓多刑杀也。刘贾入围寿州,引兵过淮北,屠杀亳州、城父,而东北至垓下。”按:城父县当今安徽亳州东南七十里处的城父集。张守节认定的“垓下”在真源县(今为河南鹿邑县)东十里,即秦汉时的苦县所在,其地方位在城父的“西北”,而不是“东北”。方向颠倒若此,显系向隅而造,不足采信。

楚汉相争的垓下古战场到底在灵璧还是固镇?

固镇县霸王别姬塑像

近年有文物考古单位在安徽固镇濠城镇北二里许沱河南岸的“霸王城”(原名圩里村)进行考古发掘,考古专家取得共识:这里是汉代洨城遗址,推断其前身即垓下。笔者对此窃有所疑。第一,将未经确切证明的“霸王城”先行定名为“垓下遗址”,发掘后又未经充分论证就宣布其为垓下遗址,岂非陷入循环论证的怪圈?其次,“霸王城”确是洨城遗址,但洨城是城,而垓下仅是洨国境内的一个聚落,二者属于不同层级,岂可牵合为一?这种推断既与汉魏权威文献违戾,亦有移花接木之嫌,难以成立。

楚汉相争的垓下古战场到底在灵璧还是固镇?

灵璧县垓下遗址碑

垓下聚并非濠城镇北俗称的“霸王城”,而实另有其地。唐、宋两代权威的舆地志书不仅为垓下在沱河之北说出具了有力的文献支撑,也为当今探寻垓下聚的真正所在提供了清晰的线索。唐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图志》卷十《河南道五·宿州·虹县》载:“垓下聚,在县西南五十四里。汉高祖围项羽于垓下,大破之,即此地也。按:汉洨县属沛郡,汉垓下即洨县之聚落名也。”北宋乐史撰《太平寰宇记》卷十七《淮南道十七·宿州》载:“虹县,[州]东南一百五十六里。旧十乡,今三乡。汉县,属沛郡。濠城,在县西南七十八里,即汉洨县也。属沛郡。垓下,洨县之聚落名。垓下,在县西五十里。汉兵围项王于垓下,大败之。有庙,在县西五十里。”按:唐、宋两朝宿州所辖之虹县县治,即今安徽泗县县城所在地。以上两部地理总志对垓下聚的地望均以虹县县治作为座标元点。《太平寰宇记》还提供了一条具特殊价值的数据:“濠城,在[虹]县西南七十八里。”根据以上数据,可以推知真正的垓下聚遗址当在濠城镇东北24里至28里,西北距灵璧县城40余里、东北距泗县县城40至45里的范围之内探寻,其地约在灵璧县毗邻泗县西界的单圩、后翟庄一带地势较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