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分析

为什么追赶国外科技越来越难?

科学的两个重要精神,自由想象和批判质疑,想象和质疑。

 

小孩子天生是具有这两个精神的,或者说人都是有这样天性的。只不过我们的教育体系和社会不知不觉中把我们这种能力给驯化掉了。

 

小孩子阶段的好奇心最强,没有成人后的善恶之分,没有好坏之分,没有危险意识。

 

因为好奇,所以看见什么都有去摸摸看看的“无限探索”精神,会说话了之后,总是有不断问问题的提问精神。

 

父母大部分时候因为过于常识和简单而不愿意互动,有时候小孩总问个没完没了,即使父母给了他们回答,也能感觉到小孩的眼神和表情依然疑惑。对待小孩的不断无聊的提问,父母合理的做法应该以问题的方式问回去,让它自己得出自己的答案,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告诉它如何寻找答案。这就是父母培养孩子读书习惯和质疑精神的好方式。

 

小孩对父母的质疑,跟科学家对自然现象或权威或现有理论的质疑是一样的,没有否定的动机,没有证明自我的动机,更没有善恶的动机,是一种纯粹的好奇。不像政治和社会中对很多现象的批判,大部分人的初中不是让这个世界越来越美好,而是都或多或少带着个人的或背后某个群体的动机。

 

想象是对个体之外的无限探索,质疑是对个体内在的无限探索。不是为了想象而想象,也不是为了质疑而质疑。两者都是经历一个总结、验证、应用的过程。牛顿看到苹果落地,布鲁诺质疑地心说,图灵提出计算机理论。

在手脚都能摆动的时候,会抓啥吃啥,没有卫生不卫生之分,没有能不能吃之分。看见任何一个人从面前经过都会睁大眼睛好奇看着你,不是因为你好看或面善,而是在此时的它的眼里,你和一只狗在它眼里没什么区别。


他没有区分意识,就像你从一只狗身边经过时,它也会盯着你看一会,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因为在狗的世界里,没有人的概念,当然也没有狗的概念,没有树的概念。所以,狗和学会走路以前不会说话的小孩玩得是最好的,

 

因为小孩的眼睛里狗的概念,没有动物的概念,真正把它当成自己同类;而狗的眼睛里,能“感觉”到小孩是真正把自己当成和自己人没差别的对待,成人养它虽然很多也是喜爱,但跟小孩子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

 

小孩子对狗如此,动物园里的老虎,路边的乞丐,拿刀的“坏人”也是如此。对我们眼里有危险的水、电、火也是如此。

 

为什么随着我们长大,大家会很少去想象和质疑了?

 

想象力在成长的过程被束缚了,搞导弹和卖茶叶蛋的都在用同一种主义或思想指导自己。

 

作为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所有人的思想也需要被“专政”以保证统一思想和认识,搞原子弹、搞科学、数学、农业、医学的,都需要用某个主义来武装自己,指导工作。

 

质疑本是一种思想行为,促进社会发展。在我们的传统里,质疑被看作反叛和背叛,因为非我族类而被冷落、放逐。

 

一个组织为什么会统一所有人思想和价值观?群体是没有思考能力的,人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不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不断地重复和灌输,会让人们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怀疑和质疑神圣的人,不需要高高在上的人自己动手,那些相信的人们,会先把你逐出。


集体只有力量,没有智慧。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是三个臭皮匠的力气大过诸葛亮的力气,三十个臭皮匠的智慧也顶不上一个诸葛亮的。


被统一思想武装的群体也是如此,只有力量而没有智慧,如大海之水,是平静还是巨浪,都被引导和控制着,只是偶尔的失控,会带来暂时的灾难。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