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插花

人工智能将实现美军事决策过程的颠覆性变革

军事决策过程是将七个战斗业务系统的活动融合成一个成功概率很大的连贯计划的过程。在过去的25年中,这些系统至少发生了两次转变,并将迎来可能会极大改变军事决策过程的第三次转变。

第一次转变是陆军在战术作战中心引入了数字技术。这次转变标志着组织方式从工业时代模式转变为网络模式。这种工业模式的决策过程是分层的。在这种分层的决策模式中,各战斗业务系统更像是指挥官和参谋人员通过军事决策过程的各项步骤集中起来的“烟囱”,按照制定决策、采取连贯的行动并进行相应调整的顺序执行各项活动。

即使在最新的《野战手册(FM5-0》条令中,军事决策过程也采用了这种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鼓励每个战场业务系统内的领导者相互之间以及领导者与其职能区内的其他梯队进行协同。然而,作战操作系统最终的协同、集成和同步仍然要靠指挥官和工作人员来负责。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陆军在一系列先进作战试验中将数字技术运用到部队战术作战中心,然后利用获得的经验来改变部队结构。一种新的网络化决策模式应运而生

虽然指挥官保留了最终的决策权,但是指挥决策过程在减少分层的同时增加了同步性。随着数字化工具的普及,指挥官及其参谋的决策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工具消除了作战操作系统“烟囱式”的结构,在减少对指挥官和参谋指令式领导需求的同时实现更多的集成和同步。


数字化工具开创变革


陆军将网络化的模式运用于“斯特赖克”旅战斗队,并成为训练旅战斗队及部署指挥官和参谋的基础。退休将军Stanley McChrystal在“我的任务共享”一文中描述了他负责的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组织结构如何从分级组织转变为网络化组织。在采用网络化模式的部队中,领导和协同行动的方式发生了转变。

分级领导的形式仍然存在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将永远存在,但随着指挥官和参谋按照网络化的模式开展工作,这种分层领导的情况会大大减少。占主导地位的是任务式指挥和意图而非指令式指挥,参谋人员的工作更加同步和连贯。整体而言,虽然组织形式更加分散,但不会降低任务执行的一致性。目前,陆军还没有在描述MDMP过程的条令中体现这种变化。

第二次转变是实质性的,是战斗业务系统本身发生的变化。例如,机动系统已经将军事和非军事力量作为常规考虑因素。情报系统也不仅限于其最初设定的敌人、地形和天气等因素。火力系统也得到了扩展,不仅包括动能火力,还包括与信息领域相关的非动能火力。防护系统最初主要用于防空和军事警察部队,现在可防御电子战和赛博攻击。机动和反机动系统一直是通过作战工程来确保行动自由:在采取行动确保友军的机动性的同时,设置阻碍敌人机动性的障碍。现在,指挥官和参谋人员还必须考虑确保友军在赛博和公共信息领域以及物理领域的行动自由。赛博作为第八个战斗业务系统的出现是最大的变革,它既是一个独立的业务系统也是其他业务系统的一方面。


使用人工智能


军事决策过程正在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在陆军《野战手册(FM5-0》中,陆军军事决策过程的4步和第5行动方案分析和比较”似乎是最适合使用人工智能的领域。人工智能工具可在相关战斗力评估部队力量对比分析与部队任务分析方面提供帮助人工智能技术还可用于创建与兵棋推演相关的同步矩阵,绘制行动方案比较图表并创建初始决策矩阵。

然而,人工智能增强的兵棋推演能力对军事决策过程的影响不仅限于这两个步骤。第2任务分析也可能受益于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工具可以轻松帮助参谋人员更新业务评估和战场情报准备。这些工具还可以帮助制定指挥官关键信息需求、友军信息和风险分析基本要素等方案。人工智能搜索引擎可以扫描适当的条令以及级和相邻部队的命令和政策,以获取影响当前任务的信息。

这些搜索引擎甚至可以对时间分配进行初步评估,提供初步的指挥方案,并对明确和隐含的任务清单以及基本任务和重申任务进行初步调整。人工智能工具可以为满足决策命令制定过程中所需的多个平台和同步过程提供通用素材。

当某个战斗业务系统发生变化影响到行动方案的制定时,人工智能工具甚至可以发出警报,这是批准行动方案和制定命令之间,或制定命令和执行命令之间(第6步和第7步)特别重要的功能。最后,在第7步中,人工智能工具可以加快警告命令和最终作战命令的产生和分发速度。

任何一种人工智能技术都不会改变指挥官和参谋人员的基本职能,但会改变他们执行任务的方式。人工智能工具将完成军事决策过程的大部分“数据挖掘工作”,而“思考工作”则留给指挥官和参谋人员。


变革需要时间


然而,这种巨大的变化需要时间。虽然人们能够布局跨越式技术,但几乎没有跨越式的人才和跨越式协同流程。人类和组织的新思维模式及其过程是随着他们的行动而逐渐出现,通常是通过经验、反复试验和艰难而富有洞察力的学习获得的。

陆军正在试验一种人工智能增强的军事决策过程。在此期间,如果TRADOC继续制定人工智能增强型军事决策过程方面的条令,就应考虑更新《野战手册5-0》,并对源自战斗业务系统前两次转变的军事决策过程进行修改并发布《525手册》,以提供非指令性的指导和信息。这些调整对于缓慢改变指挥官和参谋人员的思维方式以及专业讨论和实验活动的开展至关重要,帮助陆军向未来人工智能增强型军事决策过程转变。

赵锋译自互联网

李皓昱审定

2018年12月21日

 

号内搜索功能:点击菜单【推荐资源】→【号内搜索】→输入关键词

更多信息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