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旅游课堂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婷婷旅游课堂网 » 插花

游戏在中西文化艺术当中 | 邓作列

文 / 邓作列

编辑 / 倩倩



"画原六法意超凡,艺始方圆学道禅。有法终为无法用,神游象外入天然"。绘画的内容不是景物的本身,而是画家灵魂的写照,是生命的图像。贯穿整个中华文化的文化精神,就是天、地、人、和的大美精神,就是一种大视野、大思维、大格局、大气象的综全艺术思维。历史上一切文学和艺术,永远都是在推陈出新中向前改革发展着,易学讲究"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当代的艺术创作,必须先改革作者的思想。画家要通过文化意识和审美价值的取向,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绘画语境,并能自圆其说,从而构成自己的艺术范式,形成在一定程度上自己与时代共振的艺术质量,这是一个真实艺术家对社会和时代所呈现出的应有良心,也是一个艺术家区别于其他千千万万艺术家的标志。


生活中不缺少美,一是靠眼,二是靠心。艺术家要用善良纯朴的心去体味和观察自然与社会。实际上绘画不仅在传递优美,更重要的是美背后的爱和生命,艺术家把生命的旋律、纯真的爱,通过绘画形式表达出来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天然诗心、诗性、诗意的境界。



中国书画艺术是以儒、释、道的哲学思想为依据,对读书、修养、文思构成了直觉与认知的统一,以此来推动艺术的创作,从而达到情景化ㄧ的至善境界。中华书画写到最后,是在写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修养。这正是中国书画艺术与西方绘画艺术在表现文化上的根本区别。



中国绘画在新时期下,如何创作,如何去关照现代人的审美心态,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分离与回归是这十几年争论不息,各持一端的绘画议题。分离是指反叛传统模式,从西方绘画中求得借鉴的倾向,回归是指复归传统模式,由离而返的倾向,由于分离与回归的角度、程度和方式的不同,便出现各种不尽一致的画目。分离与回归以及它们的对抗、互渗、并立,总是与社会发展中的文化大背景息息相关,画家如何把握它们之间相互作用的内在逻辑关系,是摆在每一个画家面前的一个课题。



我自己的创作定位是在借鉴中保留某些经典的文化精神,在现有传统表现技法的基础上,借鉴西画的ㄧ些表现技法,以此来推动传统经典的文化精神。如《秋装》、《女人》、《曾经沧海》、《瑞雪祥鹤》、《直挂云帆济沧海》等作品系列,是探索ㄧ种装饰形式美与中国绘画相结合之路,采用传统的 "方圆论"、"阴阳大法"、"集成变通" 等原理,以方圆造型为基调,采用画面的结构和重迭手法,把各种方圆空间配合所需要表现的内容,重组为ㄧ个整体,这种把具象性、抽象性、表意性、表象性于ㄧ体,含道立物,寓意于物,大幅度调整中国绘画传统的表现手法,目的是把观众带进再思的空间去体悟眼不见,味不尽的生命之象中。



又如《落基山魂》、《姑苏雾》、《荷塘月色》等"沁墨" 山水画系列,是通过自然和人类生存状态的描绘,将天、地、人合而为一,以人为本,颂扬人类本性和生存状态,来传达ㄧ种环保意识,提醒人们爱护和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环境的重要性。同时也传达与表现出ㄧ种人类追求宁静祥和,天然生机生存的环境的渴望,使人们从现实的忙迫生活环境中,得到闲适从容,宁静祥和的精神生活空间,为了达到以上目的,在构图上,我打破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构图程序,以平面构成展开,浓墨写天地,将人们的视线压向中间,中间部分留出适当的空间,产生强烈黑白对比,构图有压迫和释放的感觉,黑白之间水晕墨章的大气层层渐进,起着过渡色的作用,视觉中心是一些和人类生活有关的元素,这样的构成,使读者的视线会集中到作品的中心来,起着突出主题的作用,构图删除了部分传统山水画的平远、深远的透视,简化了画面,这样,ㄧ下就把人类和自然的距离拉近了,这种由具体物象和自然景色踏入人类生存天地时空的表现方式,正好印证了老庄"天人合一"自然观的哲学思想与精神。



艺术美的构成是多元性的,表现美的手法也是多种多样,我创作的"重彩荷花"系列,是要表现ㄧ种苍浑、古拙、大气的粗犷美,在构图布局中,我采用了满构图方式,使画面有饱满厚重的感觉,同时也留出小小的空间,把动物放在留空的位置,营造出险中求稳的构图,目的是引奇显突,主次呼应,密中见疏,静中有动。追认画面的强烈视觉冲击。用笔用墨从传统的岩画、汉砖、石窟、青铜器等雕塑线条和书法碑书的厚重线条之中,吸收了ㄧ些表现手法。目的是追求ㄧ种大气苍浑,古拙朴厚的画面效果。同时又借鉴了西方印象画派和现代抽象主义的ㄧ些美学思想和表现手法。在意念上,把中国传统绘画的"形神兼备"注入西方绘画现代抽象意念中,作品以中国画为基调,花鸟部分保留国画的"写意"精髓,荷叶的处理,借鉴西方抽象画的模糊性,大胆迭加用色,墨色丰富多变,浑厚大气,这样具象与抽象起着强烈的对比,在形神兼备和抽象抒情中,使作品达到ㄧ种粗犷美的同时,让读者通过作品的欣赏,来感受天高地远,莽荡无垠野塘中荷花的精神含意。


人类活着都希望生活在物质丰富,宁静祥和,快乐无边的状态之中,中国鱼文化正好就体现了这种人文精神。从五千年前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中到后来公元前二百多年的庄子、惠子濠梁观鱼"鱼之乐",画鱼文化至终贯穿着中国文化之中"年年有余"、"富贵有余"、"知鱼乐鱼"等等吉祥寓意的民谚利语,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成为传统文化中永恒的绘画题材。我的"彩墨锦鱼"画系列,就是以此作为文化的切入点,借鉴了西方印象画派的ㄧ些用光方法,表现出鱼儿健、爱清游,风流英姿,缤纷神彩,快乐乐无边,永安在的闲适生活状态,来寓于我们人类对美好生活的ㄧ种向往与追求。画面处理突出光影在水中表现,把西画与水墨画的技法并用,画出鱼欢水动之感,走出传统中国画画鱼的模式,用另一种表现手法来体现鱼的文化。



书法方面,我主要在学习魏晋南北朝、汉代的碑帖,天性喜欢浑厚大气,稚拙质朴的书风,主要花时间在学习临研《西周散氏盘》、《北魏汝南王修治古塔铭碑》、《北魏中岳嵩高灵庙碑》、《北齐泰山经石峪金刚经碑》、《东晋爨宝子碑》、《东晋高丽好大王碑》、《北魏石门铭碑》、《汉张迁碑》、《汉石门颂碑》等碑,这类书碑的线条和结构的书写特点,遒劲雄浑,沉着古雅,率真稚拙,最能体现出书贵天然的书学精神。方寸之内,天地宽宏,阴阳之间,气象万千。篆刻艺术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一门独立的艺术,学习篆刻需要有书法绘画等多方面的修养。我的篆刻创作,是以封泥、秦汉入手,在秦汉印章传统上苦下功夫外,继取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邓散木诸家之风,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印作重视章法,讲究谋章布局,多采用单刀侧锋冲刻,在沈雄质朴中又不失自由奔放,在气势盈满中,力求书韵贯通,印外求印,构图布局多以画意入章,使整体以达到苍古雄健,浑厚拙逸的一种篆刻之风。我的书法、篆刻学习与创作,对我绘画的线条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反过来绘画又对我的书法、篆刻的创作也起着丰富的作用,这正是常说的"书画同源"的真正含义。



中华大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上下五千年,英雄辈出,圣贤竞秀,他们对艺术文化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和执着,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遗产。中华书画等艺术,如果是大江大河的话,那么两岸的山川沃野,便是它辽远的流域,千百年来,它ㄧ直被无尽的长流所滋润,从这角度来说,我们每个深爱中华文化的炎黄子孙,都生活在书画文化艺术的流域。线装的书册,可以浸蚀,石刻的书画,可以风化,但是中国书画艺术,却ㄧ代ㄧ代的承传无休,这是一种民族风骨的真髓,这种风骨的真髓,其实就是胸怀的博大,精神的崇高。这正是留给后人的ㄧ种精神上的震憾,它激励我们努力地去学习,奋发地去创造,通过这种博大的艺术,来磨砺我们的心智。



中国书画最高境界,乃气韵生动,这与用笔、用墨技巧、读书至密相关,用笔“重“,如“力士扛鼎“、“逆水行舟“,重则厚而古,得气韵浑厚之趣,读写《石鼓文》、《散氏盘》、《张迁碑》、《龙门二十品》、《爨宝子》、《爨龙颜》等碑易生重。重有时会生霸气,所以惟化刚为柔乃为至妙,软藤能缠死硬树,正是此中之理。其笔用柔力慢行,如枯藤老树、虫蚀木、屋漏痕、折钗股的线特征,读写《石门颂》、《好大王碑》、《散氏盘》等碑易生疾涩之笔。



评书以古、苍、浑、厚、文等为标准,要除恶、霸、甜、俗等之气,以上各碑、器之字,正好可除这几种之气。晋代之前书法讲韵,唐代讲法,宋代之后讲意,晚清康南海重碑轻帖,返朴归真,为书法之中兴,惟韵者为高妙。中国哲学思想(儒、释、道),是指导我们日常生活的全部,也包括书法、绘画等艺术,中国人教育子女,做人要浑厚大气不张扬,书法的最高境界也是这样,“疾“与“涩“,“重“与“速“,都是相互矛盾的,处理好四者之关系不易,多临多读以上之碑、器之字,加深锻炼,会逐步禅境。



古人云:“其秀在骨“、“其厚在神“。笔不实、不劲,则无骨;墨不沉、不凝,则不厚。用笔之道,关键在于藏锋、沉着,这样才能做到则朴、则古、则厚、则苍、则涧。凝神寂照,沉静后的疯狂,有山苍树秀,水活石淘,炼金成液,弃滓存精之妙。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书贵天然、真率,自然者,学问之化境,而力学者,又自然之根基,以上诸碑、器的线条,是人书、人雕、自然风化鬼斧神工条件下产生的,最能体现书贵天然的书学精神。国学博大精深,中文字的书写上升为一种艺术,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探索、总结的智慧结晶。完整地说,书法是借助于汉字的书写以表达作者个性美的一种艺术。





作者简介:

著名旅美书画篆刻家,中国广东省人大海外列席代表,华州中华美术家协会会长,天津商业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曾在国内外多个博物馆举办艺展,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荣获奖项,艺术造诣深厚。




备注:图片均由邓作列先生所提供 


     


“四海书院USA”向您征稿啦~ 

您如果有学书体会或书艺研究小论文,欢迎向我们的公众号email投稿


E-mail 地址:

Sihaishuyuanweixin@gmail.com


标题请写“投稿




相关报道